芒种、端午和扇子功用的转移

芒种、端午和扇子功用的转移

调查问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  作者: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、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詹丹  一位深受《红楼梦》创作影响的作家说过,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毫无倦意地专注于物品的描写,他似乎沉浸在物质的细节中,得到了欢悦。

话虽说得有些夸张,但小说提到的器具物品之多,无论珍稀还是日常,确实令人相当惊讶:珍稀如宝玉身穿的雀金裘,妙玉招待黛玉、宝钗品茗用的和斝,日常如手帕镜子、香袋荷包等,在小说情节推进过程中,时有可见。

其中,尤以手帕使用频率为最高,在小说中屡屡得到或详或略的描写。 对此,笔者多年前有过专题讨论,此不赘言。 这里,将以另一种常见物扇子为关注对象,取小说中端午前后时段,围绕着宝钗和宝玉等人涉及扇子的描写,来稍作分析。

1987年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第十七集剧照  据统计,《红楼梦》提到手帕近90处,其中前八十回约有65处。 扇子出现的频率当然不能跟手帕比,但小说回目两次直接提到同一物品的,却是扇子而非手帕,即写端午节间活动的第三十回《宝钗借扇机带双敲》和第三十一回《撕扇子作千金一笑》。 此外,第二十七回《滴翠亭杨妃戏彩蝶》,写宝钗在芒种节聚会时用手中扇子扑蝶,也可算在回目中对扇子给出了暗示。

  芒种、端午节为何对扇子有较多的描写?小说写农历四月二十六过芒种节,说是“尚古风俗:凡交芒种节的这日,都要设摆各色礼物,祭饯花神,言芒种一过,便是夏日了”。 而端午活动(小说称“端阳”)紧接其后,五月初一即开始(贾府众人去清虚观打醮就在这一天),到五月初五是正日。

这一时段,春天过去,夏天来临,小说多处提及人们白天躲清凉、夜晚乘凉,随手带一柄扇子,就极为自然。

有些内容没有在回目中反映,比如元妃赏众姐妹的端午节礼物,每人都有宫扇两柄。

还有,黛玉和宝玉怄气时,紫鹃就用到了扇子。 “紫鹃一面收拾了吐的药,一面拿扇子替黛玉轻轻地扇着。

”类似的描写,只能算是细节点缀,烘托着扇子直接或者间接进入回目所涉及的内容。   宝钗参加芒种节聚会,见黛玉没到,本打算去潇湘馆叫她,因发现有大如团扇的蝴蝶,一时兴起,就随手拿出放在自己袖中的折扇,追着蝴蝶来扑。

试想,如果宝钗当时手头没有扇子,而需要用手来抓取,不但无趣,也让读者有煞风景的感觉。

不过,当她因为一路扑蝶到滴翠亭,以致香汗淋漓而放弃追赶时,恰巧听到紧闭窗户的亭里,有丫头坠儿和小红躲着说些私下传递礼品给男人的秘事,而且怕人听到正打算开窗看。 宝钗唯恐她们见到自己在场,弄得两边尴尬,就用了金蝉脱壳之计。

在她们开窗的瞬间,宝钗故意加重脚步往前赶,说“颦儿,我看你往哪里藏”,还问小红她们是否把黛玉藏起来了。

小红和坠儿以为黛玉早在附近听到了一切,吃惊不小,从而让黛玉的形象在两个小丫头心上投下了一片阴影。 虽然宝钗这一拿黛玉来替自己背锅的举动被人诟病不少,但考虑到她一开始就是为寻找黛玉而来,所以急中生智最先想到黛玉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问题是,她到滴翠亭,完全是被蝴蝶所吸引,带有很大的偶然性,而袖中有扇子,是她起念扑蝶的主要条件,这就在偶然中蕴含了必然性。 当然,宝钗扑蝶,本可以理解为是她的天性为一种自然美所感发;而她无意间听到的小红芳心萌动,也同属于人的自然天性。 但是,她在自然与人之间作了截然分隔,并以她的机心,让本来的自然之趣变得暗淡了。 宝钗有意无意间给黛玉造成的伤害,似乎也跟小小的扇子,在远兜远转中,有了不易察觉的一点关联。 如果把这种细若游丝般的关联,跟下文的借扇子机带双敲等内容结合起来看,就耐人寻味了。 1987年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第十二集剧照  五月初四,因为宝钗在宝玉面前聊起自己怕热,没去看初三薛蟠生日宴会的戏,宝玉就没话找话地打趣她,说是“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,原来也体丰怯热”。

这一不当言论,引发了宝钗的强烈回应:  宝钗听说,不由得大怒,待要怎样,又不好怎样。

回思了一会,脸红起来,便冷笑了两声说道:“我倒像杨妃,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!”  二人正说着,可巧小丫头靓儿因不见了扇子,和宝钗笑道:“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。

好姑娘,赏我罢。 ”宝钗指她道:“你要仔细!我和你玩过?你再疑我。

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,你该问他们去。

”说得靓儿跑了。

  在这里,宝钗接二连三的反击,虽然是含蓄地以奸臣杨国忠来顺势类比宝玉的,但最终还是借着丫鬟寻一把扇子,对宝玉与姐妹间游戏性的不严肃、不正经,予以了有力地侧面敲打。

问题是,这一让宝玉自讨没趣的反击,并没有让其行为有所收敛。 宝玉跑开后,把情意绵绵的话说给金钏听,正呼应了宝钗说的“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”,终于引发了向来正统的王夫人大怒,把金钏逐出了贾府。

  于是,在五月初五的端午节正日,就有了宝玉和晴雯撕扇子的行为,使得从芒种节开始直到端午节这十来天涉及扇子的描写,从特定角度看,获得了可以总结的意味。

  芒种节里宝钗用扇子扑蝶,虽然无意中让黛玉“躺枪”,但正是这一天对花神的饯别,让黛玉无尽感伤,也引发了宝玉心灰意冷的情绪。

由这一自然的契机直到端午节间,似乎绵延不绝地开启了宝玉诸事不顺的多米诺骨牌:与黛玉怄气、被宝钗奚落、让金钏被逐、使袭人受伤。 这一切带来的郁闷和不快,似乎都在端午节正日这天的晴雯身上,得到了宣泄和补偿。

1987年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第十四集剧照  那天中午,晴雯给他换衣服,不小心跌坏了扇骨,宝玉因叹道:“蠢才!蠢才!将来怎么样?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业,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?”这样子大发脾气,让晴雯甚觉莫名,冷言回嘴说,跌了扇子本就平常,先时好得多的玻璃缸、玛瑙碗弄坏多少也没事,何至于发如此脾气,想必是看他们不顺眼,想借故撵走他们。 这样的回嘴无异火上浇油,结果引发好一阵吵闹,幸亏林黛玉来串门,随后又有薛蟠请宝玉喝酒,才使争吵告一段落。 晚上,宝玉回来劝解晴雯,就着扇子一事发议论说:“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,你要撕着玩,也可以使得,只是不可生气时拿它出气。

”晴雯当即说她最喜欢撕扇子玩,宝玉不但把自己的扇子给她撕,还夺来麝月的扇子给她。

看到撕扇的晴雯终于高兴起来,他才稍稍得以轻松,笑道:“古人云,‘千金难买一笑’,几把扇子能值几何?”  让人感到困惑的是,宝玉这一番说辞看似有理,但晴雯跌坏扇骨受指责,并不是因为在拿扇子出气,纯粹是做事不小心。

反倒是宝玉自己几天来一直心中不快,才无意中拿晴雯当了出气筒,借跌坏扇子来指责她。

所以,宝玉所谓不可生气时拿扇子出气,不过是暴露了他自己累积下的郁闷,并以此情绪想象了晴雯的态度。 当他拿晴雯跌坏的扇骨来说事后,鼓动晴雯撕扇子,就不仅仅是为了向晴雯证明他重人重情不重物,不仅仅是为了博取晴雯之一笑——既然扇子曾经让宝钗借机奚落了他,也让晴雯受了他的委屈,那么有力撕破扇子,似乎能够在他可怜的想象中,把种种不快的根源一并拔掉。 如果他知道宝钗扑蝶曾让黛玉“躺枪”,其中扇子多少也起到了一点诱发的作用,他撕扇的想象性快乐应该是更充溢的。

  郁闷中有可撕的扇子,这是贵族的福利,而只能撕几把扇子,是仍脱不了孩子气的抗争。

(詹丹)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039228651581c3375c17d2600fbcbd8c

{主关键词}
2017年为人民效劳标语

{主关键词}
“唐伯虎点秋喷香”为冯梦龙羁系?

{主关键词}
幼儿园中班教案《水灾的自救》

{主关键词}
内科医生建议她到妇科检查(6) 感受的近义词享受

{主关键词}
期末考试《信号与系统课程要点(吴大正)》

{主关键词}
岁月静好:得意时不要炫耀,失意时不要气馁

{主关键词}
陈德铭:中日连袂温煦作共推亚洲明示

{主关键词}
舍与得之间隔着一个心态

{主关键词}
名著阅读《西游记》专题练习

{主关键词}
养老金问题与所有人和所有家庭相关

{主关键词}
广东行为7年将言过技艺他人基干林带造林36万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