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回 朋友相论 感情句子

第六十二回  朋友相论 感情句子

第六十二回朋友相论小说:作者:更新时间:2019/6/911:11:00  看到方孝孺如此震惊,齐德也不免心中一怔。 “先生莫非熟悉家师?”齐德故意用了“熟悉”二字,他心里隐约猜到了方孝孺大抵是和师父姚天僖有瓜葛的。 方孝孺略想了片刻,略带犹豫地答道:“斯、斯道大和尚的名声当然是听过的。 ”说了一半,方孝孺突然把话咽了回去。 齐德也点点头,虽然还是有疑惑,但看方孝孺略显不方便,便也没追问下去。

“即是这样,想必——”方孝孺将话锋一转,反问道:“想必尚礼先生佩戴的琼琚,也是斯道大和尚赠予的吧。

”齐德往下看了看,答道:“哦,先生说的是这块玉佩啊。

”说着,齐德将玉佩小心地拿起。 玉佩不大,却十分精致。 如羊脂般光洁温润的白玉被雕琢成鲤鱼符的样子,虽说还算不上栩栩如生,但细看之下,玉鲤身上的纹络细腻程度也足以让人感叹。 “在下确实在家师那里见过这种样式的玉佩。 不过,这块倒不是从家师那里得来的。 ”“哦?”齐德的一番话,让方孝孺又有些疑惑了。

起初,方孝孺无意间看到齐德身上所配的这枚玉佩和“谨道轩”内的信物一模一样,才有心介入齐德与杨子荣之间。

当然自己得知齐德的老师是姚天僖的时候,虽然也惊讶,但之前的疑惑多少有了答案。 毕竟方孝孺自己也是从自己父亲方克勤那里得到了“谨道轩”中的身份,包括与这块相似的玉佩。 但当刚才齐德说自己的“信物”并不是姚天僖送给他的时候,方孝孺的疑问又涌上心头。 “谨道轩”虽然算不上什么秘密机构,但其中的关系网也确实复杂。 这个网中的每一个人都几乎算得上是不世出的人才,或精通典籍如观掌纹,或运筹帷幄精于布局,或奇思妙想通达数理,或掌控阴阳以求长生。 总之,“谨道轩”中的人物都是能“举而措之天下之民”的人。 而对于人选的邀请与引荐则更是复杂。

通常除非轩主本人和师承,任谁都没有资格随便推举人加入。 即便是轩主自己的引荐,被引荐人也需要通过严苛的考试才能成为“谨道轩”中的一员。 方孝孺虽然不了解齐德的城府与才能,但方孝孺清楚,有这玉佩便就代表着拥有者是“谨道轩”中的一员。 但就表现来看,齐德可能还不知道“谨道轩”与这枚玉佩的联系。 那又是谁把玉佩送给他的呢?方孝孺越来越想不通。 “做工如此精巧,不知道尚礼先生是从何处得来的?”“送给在下的先生也是一位大和尚。

”“大和尚?另一位?”方孝孺问道。 “正是。

”齐德将玉佩放下,将眼神望向远方,似乎是在回忆些什么。

“三年前,在下路经凤阳,偶遇见一位大和尚。

大和尚见我随身携带诸葛武侯的“二十四篇”便主动上来攀谈。 后邀请我在他主持的寺院住了数日。

那几日我与他白日手谈,晚来论兵。

颇有些忘年知己的感觉。

后来因行程要离开,临行时他将这块玉佩送给我,并叮嘱我要随身携带,不能遗失。 说是日后会有大用,故而我便将他佩戴至今。

”“先生可知大和尚贵上下?”“大和尚未曾透露,无从得知。

只记得他主持的寺庙,好像是叫‘崇庆寺’。 ”说罢,齐德噗嗤一乐,似是想到了什么。

“不瞒希直先生,先生刚才问我玉佩来源的表情,像极了我师初次见我佩戴这块玉佩时的表情。 难不成这块玉佩有什么秘密么?”“哦,哦?是么?”方孝孺的心里仍是想着老和尚的姓名,却忘了反应齐德的问题。

支吾了一回,才说道:“这个我也不知道。 ”“希直先生没有一块相似的琼琚么?”一旁的杨子荣观察了半天,不免向方孝孺问道。 方孝孺心中又是一惊,想了想还是瞒了下来。 “我并无此玉,只觉得十分精巧,故而一问。

”“若非长者所赐,希直先生喜欢,我甘愿相让。 ”“不不不。

君子不夺人所爱。 这还是收好为妙,日后或许真有大用呢。 ”说着,方孝孺对齐德微微一笑,说道。

“对了,我前元至正二十二年,不知尚礼先生贵庚?”“哦。

虚长先生两岁。

”“你我相谈甚欢,既然相仿,也不必先生来先生去的称呼了。

不如只以朋友相称如何?”“如此甚好。 那希直兄莫要见怪。 ”“尚礼兄客气了。 ”说罢,两人又深施一礼,相视一笑。 “刚才尚礼兄说要去栖霞山是么?”“正是。 希直兄若无视,何妨一同前往。 传闻秋日的栖霞丹枫也是江南一景,你我正好登高赏景。 ”“正好我还是第一次到应天府,既然尚礼兄如此说,我也就冒昧的打扰了。 ”于是,方孝孺也加入了齐德与杨子荣的队伍,齐德与方孝孺有说有笑的往北门走去。 出了北门,步行一个多时辰的光景,方孝孺与齐德,杨子荣便来到了栖霞山下。

栖霞山,在应天府北城外四十里处,北倚长江之险,南托钟山之秀,接连山水,独立其中,宛如将应天府当做珍宝一样虎仔自己的怀中。

自南朝以来,佛法兴盛。

曾有僧人以金陵“有王霸之气,需以周遭裨益依托之势相助”为由,劝说梁武帝再次修造佛寺精舍。 因此,渐渐地,栖霞山逐渐变成了佛门各宗的聚集说法之地,而其山林香火也是常年不衰。

直至宋末,仍有不少高僧大德在此说法讲学,人满为患之势,甚至可以与天下闻名的岳麓相提并论。 然而元末动乱,天下纷争,曾经同江南俗世一样繁华的世外之地也变得破败。 僧众纷纷离去,乱军接踵而至,栖霞山上的栖霞寺也早已失去了往日晨钟暮鼓的宁静,泯然荒丘。

方孝孺随着齐德与杨子荣一路行来,体力不免有些不支,因此上山之际也一直落在后面。 也是难怪,对于读书人来说,这种脚程也着实辛苦了。

杨子荣并未怎么与方孝孺攀谈,只是自顾自地走在最前面。 倒是齐德,每三两步便回头看一眼身后的方孝孺,时不时的还询问一二。 不消一刻,三人已来至山间的栖霞寺外,一间早已变成一堆断壁残垣的荒庙。 齐德与杨子荣早已习惯了这几日的往返奔波,并没觉得有什么累。

只是方孝孺,来到寺前已经是气喘吁吁了。 见自己终于到达目的地,不由分说的便坐到了一块石头上。

齐德看见方孝孺的样子,不免笑了笑,对方孝孺讲道:“希直兄尚好?”方孝孺连连摆手,只顾着穿着粗气,休息了半天才对齐德问道:“尚礼兄好体力,这么远的路程竟也无事?”“我这几日的往返早已习惯了许多。 ”齐德走上前,也坐到了方孝孺的一边,笑着说道:“其实家师嘱咐我是露月望日,也就是十月十五来此见他。

”“今日不过是九月廿二,尚礼兄何故要天天来此呢?”“我追随家师多年,虽未伴身边,但深知家师行踪不定,意会深藏。 让我来此处见他必然有别的深意。 我来此几日,也是为了参透其中的机巧。

”“尚礼兄是否是否是多心了。

”方孝孺有些无奈的说道。 “或许吧。

”齐德轻叹了一口气,又对方孝孺说道:“还有一事,我可能也多心了。 ”“何事啊?”“刚才一路,我一直想问希直兄一件事,但又不知道是否冒犯。 ”方孝孺笑了笑,回道:“尚礼兄是想问我听见尊师名讳时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吧。 ”“正是。

”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欧运地板加盟需要多少钱?

{主关键词}
贴身司理人,贴身司理人章节列斗争,贴身司理人涓滴,贴身司理人无弹窗,贴身司理人txt全集下载,贴身司理人全文浏览,君子堂小说浏览网www.jzt2011.com

{主关键词}
1000个最常用的英语单词(可编辑)doc下载

{主关键词}
9月10日妄自菲薄吏节贺卡靠近语应允全

{主关键词}
2018年1-5月中国圣诞用品出口情况分析【图】

{主关键词}
【砥砺奋进的五年】共享改革发展教育红利 让“外来娃”融入城市

{主关键词}
北于是范应允学2019年考研复试分数线已知音

{主关键词}
大山里的“爱和小镇”:当乡村遇上艺术

{主关键词}
3医院物价管理制度word免费下载

{主关键词}
2016年莆田中考特长生招生方案出台

{主关键词}
上海“一网通办”日均办理量超7万件

{主关键词}
100句已往励志的名言名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