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朝探花郎 第七十七节 护庄军票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

宋朝探花郎  第七十七节 护庄军票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

当前位置:>>宋朝探花郎第七十七节护庄军票作者:书名:类别:更新时间:字数:眼下,还只是枢密院以文制武管着三衙司。 三衙司内,还都是当年打天下的勋贵后人主持,就算有矛盾也是内部矛盾。 在刘安这里,都给刘安三分面子。

“灵州南,六谷东那片,这几年打仗,这羊倒挺少见。

”曹琮亲自操刀杀羊。 石保平将几只坛子放在地上:“你们看,我从安哥儿酒窑里发现了什么?”有人过去打开一闻,笑了:“这东西更少见,西州的三勒浆。 ”刘安却叫人将一只橡木桶抬了出来:“见过这个吗?”一群人围了过来,有人弄了一杯喝下去,摇了摇头:“是酒,那里的酒。 ”“再往西,大食国的马郎酒。

阿厮兰汉送我的,一共就给了三桶,我留了一桶,给泰山一桶,给官家一桶。 ”事实上,刘安也不知道,这是什么酒。 只是从阿厮兰汉那里听到,来自大食,事实上这酒有可能就是罗马贵族酒,或是中世纪的法国贵族葡萄酒。 味道不同于大宋的酒,喝起来挺新奇的。

肉烤上,酒倒上。 殿前司都指挥使曹珝说道:“有事说事,你是咱自家人。

”刘安将那张票放在桌上:“我有一个计划,我是兵部侍郎,我有权力干一些事情,这事在我职权范围内,护军为商人护送钱币,商人在汴梁城用这个,可以在灵州换成钱币,依路程,咱们收一部分钱就是了。

”曹琮看了一眼:“你收多少,你这傻货,一千贯需要多少人力,多少马匹,多少兵力护送运输,你还能一千贯收一百贯不成。

”六点四吨,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重量。

刘安却说道:“汴梁有人需要从灵州取钱,而灵州也有人需要从汴梁取钱,而且说的再直白一点,秦州、庆州、兰州呢。

而且,我们还可以放贷,比市上利息少一倍,只说是官家爱护,给予低息。

”“这事,有意思。 ”有智将会算,马上就知道这其中利有多大。

又有人问:“但这事,挣了钱,怎么办?”“吃了,喝了,花了。 这事,要还用我这个十七岁的孩子教,那各位叔伯还是回家喝酒吧,别参和这事了。 ”众人没笑,却很严肃。 这事,显然需要关起门来好好商量一下。

不挣钱,文官们会嘲笑他们傻。 挣了钱,文官们肯定会眼红。

那么账面上要有一个合理的利润,让文官们不至于嘲笑,也不至于脸红,多余的部分,真的可以如刘安所如,吃了,喝了。 让士兵们吃的更好,就能操练的更卖力。 而且私下可以买了货物发给军中。 刘安很清楚,这个时代的大宋军人很特别。 石守信为了怕有人说自己拥兵自重,可了劲的贪污来自污。 钱却暗中分给了许多孤苦的老军。

也有如曹彬、李继隆。 他们家中没多少钱,都把钱分给了士卒。

特别是李继隆,历史上讲,在三年后他病死的时候家中都没有钱给他准备葬礼,当今皇帝出钱,而且亲自披麻。 刘安轻呼一声:“铁头!”铁头小跑着过来,将一只小铁箱放在桌上,然后小跑着离开。

刘安笑着说道:“我不太懂算学,这里有份章程,各位叔伯回去商议一下,这事我感觉能办。

”刘安不会算学吗?和潘家亲近的都表示怀疑,但也仅是怀疑,怀疑也不会说穿。

“喝酒,咱们玩个新牌。 ”曹琮却一拉刘安:“这事,能给叔叔们私下留点玩牌的钱吗?”刘安反问:“七叔,你说呢?”曹珝把曹琮拉开:“老七,你会一边去,这事不入俸禄,可以不用交给家里,但这事不普通,今晚不提,先喝酒。

”这里年龄最小,官职最低,但身份却不低的李昭亮开口说道:“这事,要静下来好好商讨一番,今天确实不适合商讨,先喝酒。

我来给倒酒。 ”李昭亮,两位哥哥都战死在宋辽战场,其父,李继隆。

被辽人称为,大宋战神。

在家中,他听过父亲李继隆给他分析过刘安西北之行,李继隆对刘安的评价是,儒将。 儒将,而不是文官。

他的亲姑姑,是当朝太后,还活着。

酒喝到半夜,谁也没再提汇票的事情,具体的事宜他们要好好商议一番。 李昭亮深夜回到家,身上带着那份汇票的票样。 “父亲!”李继隆咳的睡不着,李昭亮到近前后,却见父亲的白帕上有血迹,当下紧张的高呼:“叫郎中来。 ”“不用,死不了。 ”李继隆制止了儿子。

李照亮倒了一杯水双手捧上前,李继隆说道:“听说你们三司都去了刘安那小子的家里吃酒,你可知道禁忌?”“父亲,这是官家应允的。

为的是关于护军运钱的事情……”李昭亮把票样拿了出来,也把刘安讲的提了。 李继隆的脸色微变,他感觉刘安又一次把皇帝忽悠了,上次说买灵州,真正是什么情况别看他人在汴梁,可事情的真相,他比整个汴梁城文官加起来,都清楚。

而这一次,刘安又布了一个大局。 李继隆问:“那箱东西,你们有看过吗?”“曹家二郎翻了几页,儿子看到,护军票庄最远一州,是真定府。

”李继隆点了点头:“告诉他们,说是我的意思,这事要好好办,而后……”李继隆的眼神变了,可马上又恢复了灰暗的色彩:“累了,你下去吧。

”“是,父亲。

”李昭亮施礼退下。 李继隆缓缓站了起来,走到墙边取下自己的刀,抽出刀来在烛光下看着,然后的猛的一转头,那双锐利的眼神看向了北方。

话说刘府。

刘安送走了客人,正准备回去睡觉,却见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在自家门前打转。 小毛贼?刘安摇了摇头,他认为这不可能。 汴梁城的治安好不好且不论,只说自己的家,家丁狠人多,而且又和三衙司关系这么好,寻常小贼敢到自己家来,当真是老寿星吃砒霜。

刘安正准备吩咐关门,却见那几个人冲了上来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如果事与愿违,请相信一定另有安排

{主关键词}
掌握睡眠准则 克服慢性失眠

{主关键词}
关于开展2019年第一期青年教师公开课观摩活动的通知

{主关键词}
无明无夜的故事及油腔滑调

{主关键词}
结婚时男方父母致辞怎么说

{主关键词}
如何运营你的作品(锦上添花的方法)

{主关键词}
新年里,回望远去的2010 赏析古诗文

{主关键词}
高中生拯救地球 第1065章 降临山达尔(盟主花开花落花潇兮加更1010)

{主关键词}
跟自己玩也是一种境界

{主关键词}
不要彩礼还出20万装修,婆家买婚房,看到房产证,他们人财两空

{主关键词}
2015世界读书日关于读书的英语作文

{主关键词}
安徽大学校长刘文典与蒋介石的恩恩怨怨 情感短句10字以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