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百二十八章 万事不难(第二更,求月票)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七百二十八章 万事不难(第二更,求月票)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孙承宗之前一直是很悲催的,身为堂堂生员,来林三元府上当西席,一年区区只有十二两的馆谷。

这导致当初院试第一名的孙承宗没钱打点学官,也是失去了参加乡试的资格,甚至廪生的待遇也没有了。 不过孙承宗是厚道人,不仅没有丝毫怨言,而且还尽心竭力地为林延潮办事。

而且孙承宗也觉得林延潮相对开明了,以往东主知道幕客要离开,比如参加科举考试,都会设法阻拦,经常两边都闹不愉快。 但林延潮却不禁止,当然孙承宗也知道参加遗才试,这难度不亚于乡试。 因为遗才试,是零门槛,有无功名之人都可以去考,一次参加考试甚至达到几万人之多,而且还有各种潜规则,除非是极冒尖的文章,否则很容易就被考官埋没在茫茫的卷子里。

孙承宗也是自信自己的才学,故而才要一试,通过以后就能以充场儒士参考科举。 而今林延潮让孙承宗免去遗才试直接成为充场儒士,这并非是徇私舞弊,而是官员的合理权力。

因为官员们皆有向朝廷举贤,当然这已成为官员私相授受,明码标价的权力。 不过林延潮却拿此来举荐孙承宗。

而且以林延潮文宗之名,他向朝廷推荐的人才,必然在乡试中受到重视。

如果孙承宗真有其才,那么有很大可能在顺天乡试中脱颖而出。 再顺便说一句,顺天乡试的主考官,是林延潮的老朋友日讲起居官朱賡。 若是别人听闻林延潮如此大力举荐自己高兴还来不及。 但孙承宗却问道:“东翁,可是府内要出什么大事了吗?故而你才遣我离开?孙某在幕中多年,东翁从不将我当下属,而是以宾友相待。

若是在此时有事,孙某怎可离开,此非陷我于不仁不义吗?”林延潮笑着道:“哪里有什么大事?但孙先生念及你我这番交情,实也是令我感动。 孙先生放心去考吧,府中没有其他事令你担心的。

”说完林延潮将信交给孙承宗,信底还有着一封五十两的银票。

孙承宗见了微微讶异,他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,当下将此纳入袖子然后道:“东翁之高义,孙某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 ”林延潮摆了摆手道:“孙先生此言差矣,我举荐你并非是图你报答,而是你确有其才,记得你第一日来我府上,你说你有志于兵戎之事,愿以此报效国家,林某深受感动。

”林延潮这话可是真心话,历史上明朝国破在即,多尔衮率军包围孙承宗的高阳老家。 孙承宗八十高龄了还率家人守城,最后高阳城破。 孙承宗被多尔衮下令,绑在马尾后拖死,他五个儿子,六个孙儿全家百余人皆尽忠国事而死。 林延潮对孙承宗就是敬其忠,孙承宗能毁家纾难,精忠报国,而自己却整日在这里患得患失的,相比下境界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所以林延潮也想在目前自己还力所能及的时候,好好帮一帮的孙承宗,却真没有要他报答自己的意思。

就算万一自己失了圣眷,那么孙承宗也可补上,将来尽忠国家。 孙承宗道:“谢东翁成全。

”林延潮闻言点点头道:“去吧,回去安心备考,至于府里的事,你就不要操心了。 ”当下孙承宗离去。 办妥了孙承宗的事后,林延潮微微松了口气。

想到这里林延潮回房休息。 躺在床榻上,张家兄弟,申时行,陈济川的话一直脑子里响着,这令林延潮丝毫也没有睡意。

他知道眼下可能是自己仕途最危险之时,当然若什么都不作,自己是安全的。 这其中的危险,想一想就足以令人畏惧。 林延潮也是在左右权衡之中。 “相公,明日还要早朝,为何翻来覆去不睡呢?”林浅浅向林延潮问道。

林延潮将此事的为难与林浅浅如实说了。 林浅浅想了想道:“相公,朝堂上的事,我也是不明白。

但你一贯足智多谋,又为官谨慎,其中的利弊你自然看得清楚。

”“若是你担心我们母子,那么你放心,我这几年攒了不少钱呢。 就算你不做官,我们一家三口以后的日子也是不用愁了。

”林延潮闻言欣然笑着道:“你这人对于钱财就是有进无出,这几年积累的家当不少吧。 ”林浅浅听了哼了一声道:“那是我持家有方。

”林延潮闻言笑了笑,嘴贴近林浅浅的耳垂问道:“小延潮呢?”“在隔壁屋,由奶妈,丫鬟照看着呢。

”这时候大户人家生子,都不是自己照顾,而是给奶妈丫鬟带。

这也是托这个时代人力廉价的福。 林延潮听了点点头,手上却从薄被里伸过去解着林浅浅的罗衫。

林浅浅羞怒拍了下林延潮的手,道:“你在作什么呢?不正经。 ”黑暗中虽不见林浅浅的样子,但林延潮已是想象出她蹙眉,羞怒的样子。 林延潮笑了笑道:“我在作夫妻之事啊。

”“都老夫老妻了,还夫妻之事呢,你明天还要早起上朝呢,还不赶紧睡觉。

”林浅浅按住林延潮的手道。

林延潮低声道:“你都过了月子了,再说我都憋了有快一年了。

浅浅,你就松手吧!”说完林延潮不待林浅浅答允,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伸进林浅浅的衣裳里。

黑暗中,林延潮虽看不见林浅浅的样子,但触手却是一片温暖滑腻。

林浅浅知林延潮憋了一年,心底不由一软,也不再那么坚决。 突觉得林延潮的手伸进自己私密之处,不由身子一僵,半响后呻吟了一声。

这声呻吟似给了林延潮鼓励一般,下一步他就开始解衣带了。 林浅浅侧过脸来,朝林延潮大嗔道:“你这人羞!羞!羞!”林延潮笑着道:“老夫老妻了,还羞什么羞!”说完林延潮翻身而上。 喘息声停歇后,二人如胶似漆相拥在一起。 林浅浅在林延潮怀中沉沉睡去。 林延潮见林浅浅恬静安睡的样子,心底顿时也是定下,顿觉得万事不难,眼前再大困难也能平安度过。 然后睡意袭来,林延潮终于也是睡去,一夜好梦。 ps:第二更,求月票啊!拜托大家拉!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《倡寮之軍嫂撩夫忙》

{主关键词}
仁爱版九年级上册英语课件:Unit 4 Topic 3 Section A(共23张PPT)

{主关键词}
元宵节微信靠近语应允全

{主关键词}
名著推荐与阅读《水浒传》教案1

{主关键词}
省委老干部局来我校调研离退休工作

{主关键词}
《道贺運轉倡寮八零》

{主关键词}
锦江B股11月2日盘中涨幅达5%

{主关键词}
左贡县成人高考免试入学的政策吗,西藏昌都左贡县成人高考申请免试入学

{主关键词}
【花生的言必有中与诃斥染】吃生花生有甚么愧汗怍人

{主关键词}
这来往电视台节目挺“台独” 绿媒自嗨没字斟句酌久被打脸苟且偷安峻时报波兰YouTube

{主关键词}
《温庭筠词精选》小说在线阅读 感情线锁链状图

{主关键词}
外盘休市一天 郑糖偏强震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