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0章 蛇鱼少年医仙最新章节

第730章 蛇鱼少年医仙最新章节

“秦先生,我们停在这里干嘛?”见秦朗在这里驻足,付春生有些不解地问了一句,他感觉自己距离那神秘的红色果子已经越来越近了,所以难免有些心急了。

秦朗没有回答,只是用手指了指前方。

付春生一看,只见前方出现了一大片乱石林,乱石林将河流分割成无数道支流,俨然一个天然迷宫似的。

“我们跟着水流逆流而上就行了。 ”付出生提议道,他觉得要穿过这一片乱石林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,因为有水流做参照物。 啊!付春生这话刚说完,就听见乱石林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。 这一声惨叫不断地回想在乱石林中,让人听得不禁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“妈的,果然有危险!”付春生心头一惊。 他毕竟是大家族出身,虽然成了军人,参加过一些军演,执行过一些任务,但是付春生从来没有执行过真正危险的任务,所以当真正的危险降临时,他也就显得不那么镇定了。

“就按照你的办法,逆流而上。

”这时候,秦朗已经打定了主意,他觉得付春生这个想法其实也还不错。

而且,乱石林中的水流很急,但是水深却不深,完全可以涉水而上。 但是当他们进入乱石林不久,两人都意识到这个主意实在太烂了!水流的确是可以当作参照物的,但关键是这个乱石林不仅将河流分割成数百上千道支流,而且乱石林中的水流居然还有回流。 不跟着这些水流逆流而上还好点,此时他们以水流为参照物,反而很快就被这些水流给绕昏了。

“真是的!想不到居然给这些水流绕糊涂了!”付春生显得有些气急败坏。

他原本是来给秦朗带路的,但荒唐的是,此时他根本就不知道路线了!“继续往前面走!”付春生一发狠,决定继续沿着石林往前面闯。 噗通!付春生刚往前走几步,忽地他脚下竟然踏空了,显然是前方的水位忽然深了很多,付春生一下子就掉入了前方的这个暗坑当中。 不过,幸好付春生会游泳,他倒不担心自己会被淹死。

只会,在落入水坑的刹那,付春生感觉到一种恐惧的寒意。

嗤!嗤!嗤!嗤!嗤!就在付出生落水的刹那,卫寒一扬手,十几点寒芒向着付春生激射而去。

“他要杀我?”付春生心想道,他不知道卫寒干嘛要用暗器杀他。 但是片刻之后,付春生就明白了卫寒不是要杀他,而是要救他,因为付春生的身边有别的“东西”。

当付春生从水坑里面爬出来的时候,他才看清楚他身边的这些“东西”,这是一种外形古怪的“鱼”,通体乌黑,头很大,大约有两个拳头大小,而且长着剃刀一样锋利的牙齿,身体狭长,好像水蛇一样,但是却有鱼鳍和鱼尾。

总之,这东西就像是一个巨型“蝌蚪”,长得很怪异,但是毫无疑问这东西不是吃素的,因为它们的牙齿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付春生脸色苍白,刚才他如果行动慢一点的话,恐怕就被这些怪鱼给咬了,甚至搞不好会被这些怪鱼给吃掉。

秦朗从水里面捡起一只怪鱼的尸体,脸色微微惊讶,因为这种怪鱼并不常见,甚至秦朗相信他的父母都不会认得这种怪鱼的,因为这种怪鱼名为“蛇鱼”,是毒宗典籍中记载的一种凶猛的鱼类。

食人鱼虽然恐怖,但是食人鱼并没有毒,而蛇鱼不仅仅是牙齿锋利,还有剧毒,并且毒性比很多毒蛇都还要恐怖。 但蛇鱼并不是常见的鱼类,在很多水域中都不能存活,只有在特定的水环境中才能生存,生存条件甚至比较苛刻。

甚至在秦朗看来,天然水域中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蛇鱼,除非有人专门豢养。 但是在这个无名山谷中,怎么可能有人豢养蛇鱼呢?付春生还死死地盯着前面的水坑,似乎担心这种恶心的怪鱼再度冒出来袭击他。

但是秦朗却知道蛇鱼是不会出现在浅水区域的,因为它们不喜欢光,甚至非常讨厌强光,因为它们的眼珠根本无法适应强烈的光线。

所以,如果这河流中有蛇鱼存在,也只会存在深水区域中。 而刚才付春生掉进去的水坑,毫无疑问就是深水区域了。

只不过这个河流的水一直很浅,所以付春生才没发现而已。

嘶!嘶!嘶!嘶!片刻之后,前方的水坑当中忽地冒出几条蛇鱼,将浮起来那几条蛇鱼的尸体卷入了水中,在这些蛇鱼的撕咬下,那几具蛇鱼尸体很快就变成一串串鱼骨头了。

付春生吓得赶忙后退了几步,不过那些蛇鱼却并没有游入浅水攻击他,反而倒是秦朗,这时候居然向那些蛇鱼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。 “他要干嘛?”付春生被秦朗的举动吓了一跳,在这种情况下,正常的人应该是尽量远离这里才是,但是这个秦朗居然偏偏还要过去凑热闹。 不过,付春生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,因为当秦朗走入那个水坑的时候,尽管秦朗几乎整个人都沉入了水坑中,但是那些蛇鱼居然不敢攻击他,反而变得异常地“温驯”,只是在他身边缓缓地游动着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付春生简直不敢相信眼前事实。

而片刻之后,秦朗更是整个人沉入了水中。

付春生竟然有些替秦朗担心,因为此刻他知道这里危险重重,如果秦朗出事的话,他在这这里也必然是寸步难行。

只是,付春生不禁有些疑惑,为何上一次他来这里的时候就没有遇到这些东西呢?难道是因为上一次他真的走了狗屎运?就在付春生心头疑虑重重的时候,秦朗已经从水下面冒了出来。

直到秦朗走回浅水区域,那些蛇鱼依然没有攻击他,不过秦朗脸色却显得有几分凝重。

“这个山谷果然很诡异!”秦朗自言自语地说。 只是,秦朗也十分诧异,上一次付春生来这里的时候,他是怎么活着离开这里的呢?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海洋科考船“三兄弟”亮相!我国深海探测立体技术体系形成

{主关键词}
势成骑虎,要跟你说一件私有牛的事!

{主关键词}
中国近代史、现代史分类代码

{主关键词}
男人出轨,跟小三谈判可行吗?

{主关键词}
芬迪迷恋芬迪浪漫粉樱淡香氛怎么样

{主关键词}
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公司旗下部分基金估值调整情况的公告(2015-10-17)

{主关键词}
周玲丽,请你看到~~对不起我该直呼你的姓名,只想让你看到,我的心里话情感婚姻 小说软件哪个好免费

{主关键词}
接力精神火炬,牢记祖国需求——“科学家精神报告团”为高校毕业生讲好“最后一课” 情感驱动读后感

{主关键词}
哪些海鲜能生吃?哪些必须要煮熟?

{主关键词}
回报作文赏析:回报怙恃的爱周记作文

{主关键词}
梦见洗衣店 周公解梦

{主关键词}
你的一生,我只借一程